青海“乡村兽医”遇发展瓶颈 业界呼吁关注肉类安全第一“把关人”

西宁9月10日电 题:青海“乡村兽医”遇发展瓶颈 业界呼吁关注肉类安全第一“把关人”

  作者 祁增蓓

  村级动物防疫员被称为“乡村兽医”,是肉类产品质量安全的第一层“把关人”,守护着“舌尖上的安全”。近日,记者在采访了多位村级动物防疫员后发现,青海虽是中国五大牧区之一,但青海省村级动物防疫员队伍发展面临着很多困境,与当前不断发展的畜牧业和疫病防控新形势不相适应。

  任务重 养殖户或可承担基本防疫工作

  青海省草原总面积达5.47亿亩,有机认定草原面积7327万亩,是全国最大的有机畜牧业生产基地。2020年末,青海省牛存栏652万头,羊存栏1344万只,肉产量36.7万吨,生乳36.6万吨。

图为海北州村级动物防疫员日常疫病排查。 门源县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供图

  青海省农业农村厅首席兽医师段海军介绍,目前,青海省村级动物防疫员7018人(不含国有牧场),实现了农村牧区全覆盖,但是,青海牧区分散养殖比例大,服务半径大,缺少动物防疫专用设施,免疫抓捕难、保定难、注射难,动物防疫员的工作耗时耗力。“仅以动物免疫为例,就要人均免疫畜禽3至5万头只次,集中工作日达180天,同时要持续开展日常疫病排查、疫情报告、病死畜禽报告和补免补注等工作。”

  海北州祁连县动物防疫员王庆生一个人负责着28户牧民的5700余只羊、1000多头牛,草场面积5万余亩。“有时候大雪封山,摩托车也走不了,牧民在等,不能不去,只能步行,走十几个小时也是有的。”王庆生说。

  据了解,2013年前,青海省村级动物防疫员主要承担动物疫病免疫、畜禽标识加挂等17种工作,2013年后,免疫病种逐步达到20种,外来动物疫病增加4种,同时新增了犬只驱虫、犬粪无害化处理和养殖业政策性保险的协保理赔等工作,动物防疫员的任务愈加繁重。

  门源县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刘文先表示,要想解决基层防疫人员不足和任务重等问题,可以从养殖户家中入手,对养殖户进行重点培训,教会他们一些基本的防疫工作。“我们也将会开办培训班,通过培训考试让他们为本村服务,集中防疫工作还是由防疫员承担。”

图为海北州村级动物防疫员日常工作。 门源县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供图

  风险高 防护措施需不断加强

  记者发现,风险高也是基层动物防疫队伍面临的困难。近年来,青海省有4名村级动物防疫员在工作途中发生交通事故,多人在免疫注射、监测采样过程中被牦牛顶撞受伤。

  此外,青海省卫生健康委通报的天峻、刚察、门源等地人间布病阳性病例中村级动物防疫员占有较大比重。

  记者在与多位动物防疫员交流后发现,基层动物防疫员的防护物资十分紧缺,动物防疫员在与动物接触时,连手套都做不到一次性。

  “一套专业的防护装备需要200元左右,按照常规,防疫员们每去一家就要用一套防护服,结束工作后就地销毁。”门源兽医站一位工作人员坦言,如今,动物防疫员一年只能分配到2至3套防护服,重复使用都难以做到。

  “有些防疫药品的保存有温度要求,我们没有专用的保温箱,只能将药品和自家食物一起放在冰箱,也会有感染风险。”门源县一位动物防疫员说,希望能专门配发一个保存药物的冰箱。

  “青黄不接” 职业技能亟需提升

  目前,青海省村级动物防疫员的平均年龄在50岁左右,他们大多数为动物防疫服务25年以上,年老体弱,之所以一直坚持当动物防疫员,或是自身兴趣,或是自家有牲畜,亦或是无人接替。

  记者从青海农牧科技职业学院获悉,2019年、2020年,动物医学专业毕业生的工作与专业相关度为57%、69%,满意度仅为52%、49%。大多数学生认为自己从事的工作收入低,工作环境差。

  “有一些学生毕业后,会去从事宠物医生这个职业,还有的去饭店端盘子也不愿意来当防疫员。”说起是否有“接班人”时,动物防疫员们连连摇头感叹。

  随着近年来动物防疫新技术新手段的普及应用,这个群体的职业技能提升培训也急需加强。“当动物防疫员这么些年,我参加过一次州上开办的培训班,感觉很好,希望以后能够有更多的机会参加培训。”王庆生说。

  收入低  补助标准将重新制定

  2008年,青海省动物防疫员的工作补助为人均1300-1500元/年,2015年上调至人均2600元/年。目前,除个别县区外,青海省大部分地区动物防疫员人均工作补助为3000元/年左右,仅为草原管护员、护林员等同类公益岗位的15-25%。

  而周边省份动物防疫员工作补助均高于青海省,据记者了解,宁夏村级动物防疫员工作补助为15000-20000元/年,甘肃40%以上村级动物防疫员补助达12000元/年,西藏补助达3000元/月。

  相较于中部和东部发达省份,青海省基层动物防疫员的收入来源更显单一。中部和东部发达省份畜禽养殖量大、规模化程度高、动物诊疗服务需求多,村级动物防疫员工作补助加上诊疗服务、药品和饲料销售、畜种改良等,年人均收入达12-20万元。

  实际上,基层动物防疫员队伍建设面临的困境在青海尤为突出,有关部门也在尽力想办法解决,比如,7月20日,青海省农业农村厅联合青海省财政厅已发布了《关于完善村级动物防疫员工作补助的通知》,从2022年开始年人均补助标准不得低于10000元。(完)

【编辑:田博群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