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“沪”日志:疫情下上海人“重新认识”自己的邻居

守“沪”日志:疫情下上海人“重新认识”自己的邻居
(上海战疫录)守“沪”日志:疫情下上海人“重新认识”自己的邻居

  上海4月18日电 题:守“沪”日志:疫情下上海人“重新认识”自己的邻居

  记者李佳佳

  因为疫情,上海的很多人重新认识了自己的邻居。

  在上海长宁区新华路街道晶采名人公寓,有这样一家银行,业务办理从来不使用货币,它采用线上登记、线下交换的模式,维持着小区楼栋内物资的巧妙平衡,它就是近来颇受关注的“物资银行”。

  “物资银行”的发起者是该楼栋的两位志愿者,其中一位来自中国台湾,“物资银行”这个名字就是他起的。

  “说起‘物资银行’,它其实就是特定时期社区自发形成的内部资源交换的线上线下平台”,晶采名人公寓志愿者团队组长Roger告诉记者,在小区封控期间,志愿者通过连日来的服务发现,小区内有些住户家中人口多,食物和生活用品消耗快,经常需要采购,有些则正好相反,一户仅有一人独居,派发的物资来不及吃,浪费了又可惜,“既然外面的物资紧张,那我们就自己搞一个供需配合的平台吧”,想法一经提出得到楼栋内居民的热烈响应。

晶采名人公寓志愿者团队 晶采名人公寓志愿者团队供图

  打开它的线上供需清单,大致分为七栏,分别是“状态”“发布日期”“我的房间号”“我的名字”“我的微信号”“我能提供”以及“我需要”。比如其中一户在“我能提供”中写道:鸡蛋100个、古法红糖(一大块约2公斤);而另外一户在“我需要”一栏中填着:“陈醋半瓶、木糖醇少许,谢谢”。

  “‘物资银行’设有两个岗位,一位是行长,或者说是线上数据员,他负责匹配供需下发任务单,另一个岗位就是物资志愿者,他负责扫楼转运物资,确保做到无接触服务”,Roger说,对于物资的收集是有一定要求的,比如说放在门口指定的位置,袋子要密封好,“做不到这些我们不收,现在这已经形成了规矩”。

  物资在楼内实现了供需平衡,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团购的风险。随着上海开始实施封控区、管控区、防范区的“三区”管理,晶采名人公寓率先进入了防范区,“因为人员可以有序流动,现在线上功能仍在运营,线下转运就暂停了”,Roger说,“物资银行”也更名为“爱心自助超市”,有了一个固定的场所。

  说到这,他还给记者讲了一个新近发生的趣事,“因为我们现在邻里互助的气氛比较好,前几天一位台湾同胞还自费从外面买了80杯奶茶放到了‘爱心自助超市’的架子上,这让楼里的人一下子破防了,很多女孩子许久不碰奶茶的都忍不住,说‘喝完再锻炼去’。”

  疫情之下,“以物易物”的邻里互助之风在上海盛行。很多“90后”“00后”年轻人感叹,从小听父母说“远亲不如近邻”,终于在今天有了深刻体会。

  在松江泗泾镇的玉兰苑楼道内,疫情期间出现了一个“共享菜篮”,一把椅子、一个塑料箱,这样的配置虽然看上去简陋,里面的东西却很丰富,青菜、生菜、胡萝卜、土豆、番茄……里面的食材几乎没断过,“共享菜篮”上还配上一句话,“病毒无情,楼道有爱,给有需要的人加油”。

  原来这出自于12层居民刘媛的“手笔”,得知邻居们物资紧张,她把自己准备的一些蔬菜拿了出来。“封控前我和朋友跑了几家超市,准备了很多食物。我们平时吃得也不多,所以就分出一些给更需要的人。”

  受到启发之后,越来越多的居民加入其中,渐渐地,“共享菜篮”里也出现了水果、牛奶等一些紧俏品。感叹于这样的雪中送炭,小区22号楼居民曹奎说:“疫情之前,我们这幢楼的邻居各自忙碌,互不相识,只有在电梯碰面时,才会点头打个招呼。没有想到,疫情让我们的心聚在了一起,大家都能感受到彼此给予的温暖。”

  不论是嘉定南翔的“爱心补给站”,还是长宁天山的“共享爱心角”,一场场“以物易物”的奇妙之旅记录下“我尝有匮乏,邻里能相分。我尝有不安,邻里能相存”的暖心情谊。很多楼里的老人感慨:“这样的邻里关系,仿佛回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弄堂生活”。(完)

【编辑:苏亦瑜】